静阅书屋 > 历史小说 > 将军夫人有点野 > 三十七启程了 第(1/2)分页

三十七启程了 第(1/2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诚则,行猎对我来说,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。”李竹庭望向别处,声音像沉到湖底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记得,那时在京郊,你、我、温服还有三皇子五皇子一同游猎,五人之中属你骑射最佳,每次比试都是你拔得头筹。如今我们分散各处,难得相聚一场了。”回想起往事,郑询眼里划过一缕惋惜,声音跟着小下去。

    李竹庭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已经能远远看见云来客栈的灯笼。赵绮一路默默听他们讲,又走了许久,此时忍不住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到了客栈门口,李竹庭低下头说:“你先上去休息,我和他说说话,可能会晚一些,就不用等我了。”赵绮听话地点点头,欠身行完礼就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李竹庭一直看着她进去,才转过身对郑询说:“你今日住在客栈可好?正好我们还可再叙叙旧。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啊,也不用我再破费了。”郑询正有此意,不过他眼睛一转,打趣说道,“不过你不去陪那徐家的小娇娘,就不怕她心里怨恨你?”

    李竹庭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轻声反驳道:“你这嘴啊,这么多年还是没改。翾翾很懂事,可别再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对她维护得很。”郑询巡视一圈,捡了个位子坐下,看得见后院也能时刻关注前门,“不过你身边留个贴心的人也好,总是独身一个让人不能放心。过了春天,公主也要跟何旻成婚了。”

    李竹庭坐在他对面,叫谢永拿来菊花酒,给自己满上,也给他斟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“白玉公子,辞赋无双。这次她能如愿以偿也是好事。看来我也要备一份礼才好。”李竹庭举杯饮酒,风轻云淡像无痕的水潭,“对了,我从弟最近新纳一门妾室,要请淮阳居的厨子过来做宴,可要来吃一杯?”

    郑询靠在椅背上,时刻关注四周的动向,长剑一直贴身放着。

    “虽然很多事情耽搁不得,但淮阳居的厨子倒是让人动心,这是怎么一位佳人?”郑询来了兴趣,从椅子上坐起,看向李竹庭。

    “你也认识,段家二姑娘。当年段氏一族获罪后,女眷都被贬为庶民,她流落勾栏,遇到谢明昱。”

    说的人言语漫不经心,听的人神色却微微凝滞。

    紧跟着一阵短暂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回航州侯府,宴席之后我再启程回京,淮阳居名厨值千金,我可不想错过。”郑询打了个哈欠,一副困倦的样子,眼睛却有些发红“既是如此,我也该好好休息,这几日为了寻你可把我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任三世领着他到二楼另一角的房里,李竹庭晃着酒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谢永,你好好安排一下。”低声吩咐完,李竹庭也跟着起身回房去了。

    已经过了人定,房中烛火还亮着,赵绮身披长袄靠在床边打盹。李竹庭推门进来,轻微的响动让她惊醒,随即坐起身。

    李竹庭一惊,轻声笑道:“不是说要你别等我,怎么还没睡下?”他自己脱下衣服,走到床边坐下,为她盖上被子。

    “已经睡过一会,你不来我有点不安心。”赵绮对着他轻声说,烛火摇曳之下,脸上隐隐好似有莹莹的光。

    李竹庭洗漱过后,躺到她身边,低头在她耳边说:“明日就要启程了,还会有一个人和我们一起,到时候你与她一同乘马车。”过了好一会儿,却没有应声,他细细一看她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李竹庭有些无奈地笑了,但又不忍心将她吵醒,也就不说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赵绮醒来的时候,李竹庭已经收拾妥当。他穿了一件茶棕的衣服,窄袖束腰,还戴上护腕,竟有几分当年少年将军的气派。

    他带上一套豆绿的劲装,大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醒了就起来准备,好好收拾一下,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应该是不会回了。”李竹庭坐到床边,声音轻快。

    赵绮看一眼,将那劲装往外一推,坐到镜子前梳起头发。“我不穿这个,外头正往马车上运东西。既然乘马车,大可以穿裙装,为什么要穿这个。”

    倒是轮到李竹庭微微一愣,瞧着她的样子,忍不住笑出声来,但还是替她拿来了一件柳色裙衫。

    “之前看你常穿,以为你喜欢才准备劲装,下次一定先问过你。你的许多喜好,我还不知道,还得一些时间慢慢留心。”他说的很慢也很认真。

    外面,郑询已经上马等着了。

    李竹庭还在堂中向任三世交待:“我们会回京之后,你要好好打理客栈。之前那件事,京城里又有些不安定,你自己多小心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挥手叫来两个人,“十一和十四我留下,这两个孩子很能干,可以给你帮忙。付竹苑会由其他人来接管,有事只与曲风小院来往就行。”

    任三世行礼道谢,那两个年轻人默默走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谢永从外面进来,低声向李竹庭说:“一切已经妥当,可以启程了。”赵绮与芳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