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阅书屋 > 历史小说 > 将军夫人有点野 > 三十二章我要你 第(1/1)分页

三十二章我要你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回过神来,李竹庭只余下一声轻轻地叹息,心里也更加坚定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为什么突然叹气?”赵绮见他神色有异,小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只是想到一些往事,突然有些感慨罢了。”他释然一笑,坐正身子,神色也跟着严肃起来,“倒是你自己也要好好打算来日了,北境的事情想好怎么办了吗?”

    提到北境,赵绮默默低下头,别过脸看向别处,如瀑的长发自耳边落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侯爷应该知道,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东西了。”她轻轻叹了一口气,“顾常山已有心爱之人,我现在独身一人,没必要再委屈自己。原本打算去北境就是为了解除这桩约定。”

    李竹庭想去拉她的手,但是她轻轻抽出手,避开了他。李竹庭一怔,想要安慰她,但是被她的话打断了。

    她背对着他,声音已经有些哽咽,“其实就算他没有爱人,我也会回绝掉这婚事。毕竟我现在这样,就算找一个寻常男子,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很顺。”

    李竹庭心里一紧,觉得她有些不对劲,换了姿势想要离她近些。可她站了起来,又离他远了一步。

    李竹庭有些着急,不知道是哪里惹得她伤感,只好先小心说道:“翾翾,身外之物都是其次,我只觉真心最要紧。”

    柴火烧得正旺,屋子里很暖和。赵绮今日过来穿着一身月白的衣裳,明灭的烛火下勾勒出身形的窈窕。她伸手抹下泪,想笑却笑不出来,只好极力控制不让自己抽泣。

    “侯爷,我愿意奉上这颗真心,可是您真的会要吗?”她扶住床的一角,将身子轻轻倚在上面,“您知道的,我这几年为了那十万金,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,许多伤疤再怎么用药也很难消去,侯爷能够接受这样一具身子吗?”

    她突然转过来,眼中流出的泪珠一滴一滴落到地上,也一滴一滴落到李竹庭的心里,打得他心疼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圆睁,紧紧看着他,双手紧握,像一只受伤的小兽,楚楚可怜却也勾人心魄。

    李竹庭想起十四岁在南疆,他和战友去山中行猎,将一只小鹿追至林间,它就是这般惊恐而忧惧。那只鹿已被射伤,他们不忍心,同袍想要带它回去,可他觉得不便,最后将它留在林中。没成想第二日,他自己心里不安再去寻时,它已经葬身猛兽之腹。

    李竹庭念及此,再顾不得其他,当即站起来,“我自己都好不到哪里去,又为何要嫌弃你,你我是一样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她眉头紧蹙,眼中似有光亮,但又不敢相信,双手捂着胸口。这模样让人怜爱,忍不住想要去保护。

    李竹庭试探着慢慢走近,她终于不似惊弓之鸟般逃开。离她一步之遥时,她闭上眼似乎作了决定。李竹庭站在她面前,想把她抱在怀里,可是最后还是忍住了,他不想乘人之危也怕自己抑制不住。

    她肩上的外袍应声滑落,露出绣着兰草的抹胸。雪白的肩颈之下,却是一道道伤疤,有的虽然已经淡了,但细细看着仍有痕迹在。原本敷了粉一样的冰肌玉肤,却生生被这左一道右一道的痕毁了。

    李竹庭瞳孔一震,一时躲避不及,看了个完全,眼神飘忽起来。之前听寒雪说不觉得,现在亲眼看了,才觉得心痛。李竹庭皱眉别过脸,吞咽下口水,心里暗想:她这几年都过的什么日子,当年真应该把她留下的。

    看着他躲闪的样子,赵绮眼中含泪走到他面前,一字一句如同悲鸣,“果然,这样一具身体,侯爷也觉得难看了吧,谁会愿意要呢。”她突然觉得自己好笑,也觉得自己可悲,但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突然她觉得好冷,因为伤心与悲愤,身体不自觉颤抖起来,几乎要站不住了。突然却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围住,牢牢地将她拥在怀里。

    李竹庭再不得许多,也不管礼仪训诫,“翾翾,我要你。”他在她耳边低声说,但说的坚决,不容质疑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李竹庭轻轻抚着赵绮的后背,努力使她平复下来。不再抽噎后,她突然抬起头看着他说:“那你现在愿意要我吗?”

    他低头望着她的眼睛,不知该如何讲,身上的燥热已经有些难耐。

    没等他回答,她轻轻覆上他的唇。柔软如花瓣,让他难以抵抗。想起早上的事情,终于他屈服了,紧紧将她环住。唇边纠缠之后,他打横将她抱起,倾身将她压下。

    听见动静,谢永叫侍卫们都走远些,亲自去到厨房要芳瑛准备一些热水。

    赵绮觉得好似沉在深潭里,周围的波涛围绕着她身畔,紧紧将她裹住,拉她不断下坠,她却甘愿沉溺其中随他堕落。

    青梅酸涩,但也独有其滋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