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阅书屋 > 历史小说 > 将军夫人有点野 > 第六章由来因果 第(1/2)分页

第六章由来因果 第(1/2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北望山常年匪徒为患,许将军就是朝廷派来剿灭山贼的。沐川离开朔北之后,就跟在许如意军中。那时赵绮正好在秦川,所以就帮了些忙。

    剿匪之后,沐川通过许将军的举荐,在京城做了捕快。匪众在押往京城后,有两人从牢中逃脱,他就自告奋勇前来追缉。本来想一网打尽,就多等待了两日,没成想他们竟找上了赵绮,所以才有了客栈中一档子事。

    幸好赵绮刀法娴熟,倒也没有伤及分毫。

    李竹庭直默默听着,眉头不禁微微皱起。他自小习武,期间种种艰辛,至今仍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当年抱着琴都有些吃力的小姑娘,要吃过多少苦,那样纤细的手腕才能拿得稳刀?当年坐在马上都要人扶住的小姑娘,要流过多少泪,那样娇弱的身体才能扛得住江湖上明枪暗箭?

    六年多没见,她现在已经能一刀利落地结果他人性命。李竹庭回想刚才,只觉得心里百转千回。

    尽管她现在已经有能力好好保护自己,尽管她现在已经能在风雨中独当一面。但她现在没有亲人,他是真的于心不忍,也是真的想竭尽所能,多帮帮她。

    曾经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而今他尚有余力,必定要好好爱护。毕竟她既是故人唯一的女儿,也是他曾经真心想要照顾的姑娘。

    李竹庭看见赵绮默默坐在那里,低头望着茶,眉头紧锁。想着或许是她经历刚才一事,心中仍有顾虑,便柔声安慰她:“翾翾,那两人是唯二逃出的匪患,现在北望山的事情已经完全解决好了,你不用再担心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温和,也没有责怪她的意思,赵绮微微松了口气。只是今天闹成这样,实在不好看。所以她仍低着头,回避着他的眼神,小声回答说:“多谢明懿哥哥,只是那些桌椅...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必担心,也没有花销多少,等过两日派人来补上就行。”李竹庭微笑着,尽力温柔地与她说,“但是翾翾,你为何去了北望山,又为何与凌林蛟有了往来?”

    赵绮听了心中一跳,只觉得喉咙发渴。知道已经瞒不了他,她饮尽杯中茶,润了润嗓子,就说出原委。

    “北望山本来是路过,正好许姨在那里,所以就去见了见她。朝廷派兵去讨伐是名面上的事情,但是总会有不方便,这时候就需要江湖人。

    但是许姨觉得危险,就让我呆在她身边,出手也只是为了自保。”赵绮一边说着,一边眨着眼睛偷偷看向李竹庭,眼神中也透露出无辜。

    “许姨有军务,我就自己去了城中住。一日在城郊,今日的那两个歹人那时正绑架一个年轻妇人,我见情势危急,就将他们打伤,然后送到官府。结果他们竟是北望山上侥幸逃过的匪人。

    之后我就送那位妇人回家,发现她是凌林蛟的夫人,所以就结识了这位江湖百晓生,算是因缘际遇吧。

    在城里住了一个多月之后,我想着去江南,找个地方好好休养一段时间,所以就来这里了。后来的事情,你已经知道了。”说完之后,赵绮见李竹庭神色无异,心中轻松大半。

    李竹庭听完之后,也只能感慨,小丫头的运气也确实太好了。不过照现在来看,事情确实已经告一段落,近期应该也不会有其他麻烦。

    李竹庭想了想,将桌子上的信交给了赵绮:“翾翾,驿站来了人,是送给你的。”赵绮接过来,上面的蜂蜡完好,京城来的加急信件。她当即将信拆开,仔细阅读起来。

    想着既然身份已经说开,也不必再藏着掖着,赵绮一边看信,一边说与李竹庭听。

    “许姨邀我今年春节去京城,刘叔叔从朔北要回来。”赵绮看着渐渐喜笑颜开,毕竟她也许久没见过他,这几年常收到他财货上的资助,总应该好好感谢才是。

    李竹庭听着,点点头说道:“那确实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接着往下看时,赵绮脸上的笑容就漫漫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凝重,眉头也渐渐拧起。

    李竹庭心里觉得奇怪,忙问她怎么了。赵绮折起信,看着他,有些犹豫地说:“定北将军顾常山也要回来,向皇上述职。”声音越说越小,后来竟如同蚊子一样。

    她见李竹庭的脸色冷了下来,感觉不妙,小心翼翼看着他。

    李竹庭挑挑眉,笑了一声,低头喝了口茶,神色很快恢复平静。接下来,没有她以为的不满和愤怒,就好像只是在听一件寻常事一般。

    六年前,他为国征战,身负重伤,甚至性命垂危。回朝之后,皇帝下诏褒扬,让他好好休养,却削去了他手中所有的实权,只留下一个忠毅侯的名头,稍加了些俸禄而已。可他明明是当属头功第一人。

    当年从战场上回来的人,留在官场的各个高升;而他如今却蜷缩在小小乡镇,做着迎来送往的小事。时至今日,赵绮再次想起,还是在心中为他不平。

    赵绮看着他,皱起眉,心中替他不值,几欲说话安慰他,但又不知从何说起,只能看着他。

    李竹庭抬头,看见她为他委屈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