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阅书屋 > 言情小说 > 重生八零,极品肥妻带着全家成首富 > 第418章 苏宝儿给苏时衡的忠告 第(1/1)分页

第418章 苏宝儿给苏时衡的忠告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哇哇.....

    皓柏吃痛,直接大哭起来。www.qiweishuwu.com

    苏宝儿赶紧把他餐桌椅子上抱出来,嘴里噢噢地一边哄着一边去检查他的头部。

    她扒开皓柏的头发一看,他后脑勺的位置已经鼓起一个大包。

    “宝宝不哭。”苏宝儿听着皓柏撕心裂肺的哭声,心疼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田春花和苏衡还有计梅他们几个也都的围了过来,心疼地看着皓柏。

    “来,先用冰敷着的。”王阿姨见到皓柏头上起包的时候,第一时间就跑到厨房去拿冰袋。

    王阿姨以前是在医院做护士长的,懂的多。

    平时无论大人小孩磕到碰到了,第一时间不是擦药油,而是冰敷。

    张家的冰箱里常年冻着冰袋。

    皓柏还小,王阿姨怕太冰会刺激到他,还特地用毛巾把冰袋包着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皓柏还是很抗拒。

    苏宝儿看他哭成那样子,就是更加心疼了。

    但心疼也没有办法,冰还是要敷。

    敷了五分钟后,王阿姨就把冰块拿开,过一会还要再敷。

    “宝儿,对不起,是我们没有看好小宝。”

    计梅真很是尴尬又满脸歉意地说道,她没想到她的家人才来一天,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小宝已经被计母给抱住了,她也是一

    脸歉意地说道:“宝儿姑娘,真的对不住了,我们小宝实在太调皮了,他不是故意的......”

    皓柏许是哭累,也可能是头上已经没那么痛了,他就停止了在哭泣,一抽一抽地趴在苏宝儿的肩膀上,那样子看起来可怜极了。

    苏宝儿虽然真的是生气了,对方已经已经道歉了,她再生气也不好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对方也确实还是个孩子,责怪的话她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嗯,没事了,你们继续吃。”说完就抱着皓柏进房间,王阿姨还有田春花也紧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就是嘛,小孩子磕到碰到那是常有的事,我们那里老话都说,小孩子就要磕磕碰碰的才能长高高。”计娇娇终于舍得放下筷子说话了。

    但她这话还不如不说。

    苏时衡的脸黑的跟锅底一样。

    因为至始至终,计梅的姐夫刘栋明和她弟弟计富都没有停下筷子看皓柏一眼,就一直在那里吃东西。

    他扫了一眼,只不过一会的功夫,桌面上的菜盆子已经清空了,有的碟子里面的菜汁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而计父好像对小宝把皓柏推到在地上的这件事不已为意,好像这就真的是很小的一件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不一会功夫,又传来皓柏的哭声,估计又

    是被敷冰了。

    苏时衡转身对计梅说道:“我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计梅本来也想一起进去的,但是想到如果她进去的话,饭厅里只剩下自家人,好像也不好。

    “真是娇气,在我们老家,这不都是常事吗?”计娇娇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计梅也是被气到了:“姐,这不是娇不娇气的问题,人家的孩子更加不是乡下的孩子,再说了这本来就是你没有看好自己的孩子造成的,你连一句道歉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计梅眼里尽是失望。

    无论家里人对她怎么样,她都可以接受,可以忍耐。

    可当他们拿出同样的态度对苏宝儿他们的时候,计梅就觉得很难受。

    出生在这样的家庭,她是没有办法选择。

    本来她对自己跟苏时衡的感情都不是很信心,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他。

    不管是从外貌上,还是家庭背景上,都是很不匹配的。

    本来她是想着通过自身努力来缩小双方的差距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她的家人出现这这里,一下子就把她打回了原型。

    未来会怎么样,她真的无法想象,也不敢去想象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   苏时衡平时也是很宠爱的小皓柏的,看见他哭成那样也是很心疼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他只站在一边,真是一

    点忙也帮不上。

    王阿姨见那包块消了些,就没继续给敷冰了。

    苏宝儿站着来回走着哄着他,可能是哭累了,不一会的功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苏宝儿也不管他身上脏不脏,直接把他放到床上睡觉。

    田春花他们几个见状也轻手轻脚地出去了,只有苏时衡还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宝儿,对不起,我......”

    宝贝儿子被人推的受伤了,苏宝儿心情自然也好不了哪里去。

    在苏时衡面前,她也不装着了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看着苏时衡说道:“小叔,你这未来老丈人一家不是个省心的家庭你要做好心里准备。”

    苏时衡想的比较乐观点:“我是跟小梅结婚,又不跟他们住在一起,以后少点往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苏宝儿摇摇头:“小叔,你以为结婚真的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,两个人结婚就不单单是两个人的事情,而是两个家庭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张诚之所以没有这么样那样的事情,那是因为我们双方的家庭结构简单,加上我两个爹娘都是很好说话的人,才没有那么多的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萍姐他们家,就是很好的例子。”

    苏时衡脸上再次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李平和孙正平的事情苏时衡也知道的,

    他也想起了计家人这一天的表现,他在心里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宝儿,那你说完我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时衡和苏宝儿的年纪相差不是很大,苏时衡也一直没把苏宝儿当做真正的晚辈看待。

    相反的,苏时衡很佩服的苏宝儿的能力,尤其上的是在生意场上的能力。

    在处理工厂的事情的时候,苏时衡遇到麻烦的时候也是会询问苏宝儿的意见。

    苏宝儿也是真的拿苏时衡的当亲人。

    “小叔,那我就直接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首先,如果你想个和小梅结婚,如果是他们家正常的合理的要求一定满足,毕竟人家把闺女养这么大,还供上大学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苏时衡点点头,表示认可。

    “他们家的人什么情况,都看到了,小梅的爹娘还算是拎得清,但是她姐姐姐夫还她弟弟一看就是不靠谱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像这样的人,你是一定不能安排进厂子,不然后果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苏时衡早就想到这些问题了,没想到和苏宝儿想到一块去了。

    “宝儿,我知道了,我有分寸的。”

    苏时衡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,苏宝儿点到为止也就没有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不知道的是,刚刚他们的对话被站在门口的一个人全都的听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