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阅书屋 > 言情小说 > 桃花村医 > 第192章 名器认主 第(1/1)分页

第192章 名器认主 第(1/1)分页

 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变色了!”光芒闪过后,通体艳红的匕首竟然变成了淡淡的碧绿色。www.juyuanshu.com

    光芒在匕首中的符文上流淌,匕首缓缓摇曳,响起一阵悦耳的金石之声。

    看上去,一副很享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小山莫名又觉得好笑,一个把手,自己竟然会觉得它很享受...

    尽管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,但悠然的匕首就是给他一种享受的感觉。

    周小山轻轻握着匕首的手柄,明显感觉到匕首手柄上散发着阵阵温热,全然没有之前那种暴戾嗜杀之气。

    周小山再次将匕首抛向空中,这次他很小心,防止这狡猾的匕首突然使坏,但匕首瞬时发出阵龙吟之声,这次真的是没有掉头,而是手柄缓缓落入周小山手中。

    周小山轻轻张开手掌,匕首竟趁势轻轻飘起,沿着周小山的手掌轻轻游动,摩擦,像极了一条等待主人嘉奖的忠实老狗。

    “嚯!还真有用!”周小山心中暗笑:“看来这东西也跟人一样,给够了好处才会听话呀!”

    周小山暗暗发笑,再次滴了几滴紫液进去,匕首又是一阵光芒爆闪!

    就在周小山驯化碧血问天刃的时候,谢武也回到了谢家的顶级别墅里。

    别墅大厅,一盏富丽堂皇的水晶灯下,铺着豹皮的顶级奢华沙发上,正斜躺着一个身材丰满,一裘红衣的绝美夫人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谢武的母亲,人称集团一姐的艳母李小湘。

    李小湘名字里虽然有个小字,但人一点也不小,胸前饱满而结实,侧躺着只披着一件红色丝绸睡衣,胸前大片的雪白霸气侧漏。

    寒冬大风天,山里更是寒冷,她却穿着如此清凉,丰腴饱满的玉腿陈横,脚趾上也涂着殷红如火的指甲油。

    之所以她有这种底气,是因为她这几千平的大别墅里,每一个角落都被暖气笼罩着,在这栋别墅之内,一年四季,任何时候,温度永远是最适宜的。

    穿单衣也舒服,甚至不穿衣服也非常舒服。

    李小湘向来喜欢裸睡,之所以现在还穿着一件睡衣,纯粹是因为家里还有个长不大的孩子,永远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突然闯回家!

    为了避免尴尬,在客厅的时候,李小湘便都是穿着睡衣的。

    谢武一进门便哭了起来:“呜呜呜呜!妈妈!妈妈啊妈妈!我今天被人打了!”

    李小湘红唇微启,嗑着小瓜子,看着电视里的选秀节目眼睛都没挪动下。

    自己的这个儿子的惹事能力她是很清楚的,但她同样清楚,在凌云峰,敢打他儿子的人,还没有一个,所以她并不相信谢武的话。

    “妈妈!妈妈!你看看我呀!我都快被打死了!你还有心情看电视啊!呜呜呜!”谢武哭得声嘶力竭道。

    李小湘这才收了收露出大半的又白又香的大长腿,淡淡道:“好啦好啦!又想要什么礼物啊?说吧!别装了,妈今天心情好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买!”

    李小湘依旧没有回头,只是轻轻拉起了胸前的衣服,稍微遮住了下雪白的大氖子,神态依旧慵懒,带着一股任何欲望都被满足了的淡淡的倦怠。

    “妈妈!这次我真没骗你,我被打得好惨啊!你倒是看我一眼啊!”谢武哭得直抽抽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,知道啦!我的宝贝儿子!”李小湘无奈地摇摇头,终于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看到谢武的一刹那,李小湘啊的一声尖叫,手上的瓜子都抖得洒落自己深深的壕沟里都没有察觉,立马光着脚就朝谢武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!”

    "唉呀妈呀!谁!是谁敢把我李小湘的儿子打成这样!!!!"

    “哎哟喂啊!儿子啊!你受苦啦!”

    李小湘一把将谢武抱入怀中,自己气得直发抖,谢武见母亲终于抱住了自己,更是鼻涕泡都哭出来了,直接埋头进李小湘怀里,哭得越发伤心。

    “妈!!!呜呜呜!我查到了,是一个叫周小山的小子!听说是苍松峰新收的弟子!!你可是一定要为孩儿报仇啊!”

    “我要把他切成八块!把他全家都砍成八块!我要糙他的妈妈!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!!!”谢武边哭边骂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!宝贝,妈妈答应你,一定帮你出这口恶气!谁敢动我儿子,我都要他付出不可承受的代价!”

    “苍松峰是吗?高小松那个矮冬瓜也敢造次了?他那一山的几个歪瓜裂枣,还有人敢伤你!还能伤你这么重!不应该啊!”李小湘气归气,作为出了名的母老虎,智商还是在线的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!你跟我一五一十地说清楚!”李小湘沉声道。

    谢武这才把被周小山暴揍的经过讲了一遍,讲到被打时还猛地添油加醋一番,更是说周小山从头到尾都在骂艹你吗!

    “妈,他这么一声声骂我,不就是骂的你吗!太可恶了!”谢武哭着对李小湘道。

    李小湘听了脸上闪过一丝尴尬,冷冷道:“这山沟沟里出来的野小子,你管他这些胡言乱语干什么!好!我知道了!我会弄他的!”

    李小湘说完立马拿出手机打了通电话,接着检查了下谢武的身体,发现都是些许皮外伤,并没有真正伤到筋骨,只是牙打掉了许多,脸也打得很肿,看起来十分狼狈而已。

    李小湘心痛地给儿子处理了伤口,谢武慢慢也停止了哭泣,在李小湘怀里像个三十岁的孩子一样睡着了。

    由始至终,谢武都没有提到碧血问天刃的事,因为那是他私自从仓库里偷出来的,他可不想被骂。

    李小湘将熟睡的谢武抱回房间,再出来时已经满脸杀气,而一个剃着光头,连胡子都已经花白的小老头不知何时已经毕恭毕敬地站在客厅里。

    见李小湘踩着猫步,扭着大肥臀和大肥啵一步三晃地走来,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。.

    “乔叔,你帮我处理个后生。”李小湘伸出秀手点上了一根女士香烟,风云不惊地安排着小老头做事。